其晚年名作《宝座上的圣母》便是上述先驱性实践的绝佳例证-电视新闻稿-藁城新闻

有价值的新闻-其晚年名作《宝座上的圣母》便是上述先驱性实践的绝佳例证

  • 时间:

垃圾分类

喬托在世時便已享有盛譽,他筆下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啟發了即將到來的佛羅倫斯文藝復興盛期的繪畫現實主義,其藝術理念經由馬薩喬(Masaccio)和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的傳承而影響深遠。

在佛羅倫斯烏菲茲美術館中,於近七百年西方藝術史中始終被譽為「歐洲近代繪畫之父」的喬托(Giotto di Bondone)代表作《寶座上的聖母》(Madonna Enthroned)便在此接受所有遊客「朝聖」。

喬托是西方藝術史中首位在作品中呈現建築三位空間的藝術家。他摒棄了拜占庭藝術中優雅的哥德式線條、僵化的臉部神態和平面化的裝飾風格;運用明暗對照法(Chiaroscuro)所塑造出人物的體積感也讓畫中人展現出比二維平面更為立體的造型,其晚年名作《寶座上的聖母》便是上述先驅性實踐的絕佳例證。

這種通過放大身形而強調主角權利與地位的「人情透視」表現手法,和我國唐代《步輦圖》中的唐太宗以及《韓熙載夜宴圖》中的主人韓熙載的處理方式有着異曲同工之妙。

聖母懷抱聖嬰耶穌基督居中端坐於外觀如哥德式教堂尖拱、且點綴着各色寶石的寶座上。此安排為畫作提供了視覺縱深的3D透視,而交錯着環繞在寶座周圍仰視聖母的聖徒們不僅更凸顯出畫面的立體空間感,還從寓意上契合其最初安放地—佛羅倫斯諸聖教堂(Chiesa di Ognissanti)之名。聖母懷中的聖嬰右手正在祈福,左手握着代表知識的卷軸。兩位露出彩色翅膀的天使跪在寶座兩側,受捧象徵純潔和仁慈的百合花瓶。畫作底色沿襲了拜占庭藝術傳統中的金色;但聖母的儀態則更接近於日後的肖像畫,已表現出文藝復興初期強調人性弱化神性的人文思潮。她的神態端莊而慈祥,服飾則極為簡約樸素,利用色彩的明暗變化勾勒出她的女性化特徵和袍服的褶皺。此外,為了凸顯「(坐在寶座上的)聖像」(Maestà)這一祭壇畫題材中聖母的至高無上,畫家將聖母和其他神靈以明顯的身材比例差異加以區分。

(影響西方藝術史的百幅油畫名作)

微信公眾號:Jia_artscolumn

今日关键词:广西交警涉嫌酒驾